• 美伊局勢和緩? 新興市場增長有望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20-01-13 15:38:45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美銀美林分析師指出,美國和伊朗的緊張局勢還引發了2018年1月以來資源基金最大的流入規模,其中能源基金吸引了3億美元資金。

    時代周報記者 謝洋

    如果伊朗炮聲響起,伊斯坦布爾碼頭的船只就要再推遲歸期,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交易員則要忙多幾個通宵;如果波斯灣風平浪靜,印度斯坦石油公司就可以松下一口氣,彩虹之國也暫時不用擔心它的外匯儲備。

    過去的一周里,整個國際原油市場的“過山車”表現成為伊美兩國沖突的最佳注腳。以1月3日美軍的斬首行動為導火索,原油價格在戰爭陰云籠罩下急速走高;而在1月8日特朗普發表講話表示將擁抱和平時,油價隨之回落。

    此外,美銀美林分析師指出,美國和伊朗的緊張局勢還引發了2018年1月以來資源基金最大的流入規模,其中能源基金吸引了3億美元資金。

    但影響最大的仍是全球的新興市場經濟體。在這些經濟體中,超過一半都是原油進口國,特別是本國貨幣疲軟和嚴重依賴外資流入的國家,每一次中東地緣政治風險的背后,都站著虎視眈眈的外匯空頭。

    “油價自10月初以來持續上漲。已經上漲了20%,我們正進入一個市場普遍供應過剩的時期(因經濟增長疲軟),”安本標準投資管理的Viktor Szabo表示。展望未來,去年原油市場的震蕩格局或將持續,多空拉鋸仍然激烈。以阿根廷、巴西為代表的原油出口國正靜候經濟的緩慢復蘇,而以印度、土耳其為代表的原油進口國則將繼續為這只中東黑天鵝而操心。

    印度等待救贖

    回顧2019年,國際原油市場雖然多空博弈激烈,但價格整體上仍處于上漲通道。

    2019年12月31日,紐約商品交易所輕質原油期貨和倫敦布倫特原油期貨主力合約收盤價格比2018年年底分別上漲約34.5%和約22.7%。歐佩克和非歐佩克主要產油國于2019年12月初宣布,2020年第一季度將原油減產額度從每日120萬桶上調至每日170萬桶,沙特等國仍將繼續自愿實施額外減產。

    “每當大宗商品價格、尤其是石油價格上漲時,對主權資產負債表所受影響的分析就會再次變得有意義,”法國巴黎資產管理新興市場固定收益主管Bryan Carter表示,“一般來說,油價高昂帶來的打擊與印度和土耳其最息息相關。”

    路透社報道指出,土耳其、南非和印度過去兩年內進口占GDP的比重均有上升,特別是燃料占比水漲船高—印度燃料占進口商品比重上漲至35.3%,土耳其和南非則分別為9.5%、18.6%。

    美國能源信息署(EIA)數據顯示,印度目前是繼美國和中國之后世界第三大石油消費國,2017―2018財年消費石油2.6億噸,占全球總需求的14%;但能源咨詢機構伍德麥肯茲(Wood Mackenzie)則指出,從目前石油業的發展趨勢來看,2019年印度將躍升為全球第二大石油進口消費國。

    去年9月份,印度的原油進口降至三年來最低水平,反映出印度整體經濟和工業的下滑;不僅如此,去年11月,一場洋蔥危機又暴露了“莫迪經濟學”的短板。

    如今,印度正寄希望于多輪刺激政策來抵抗持續了一年的經濟螺旋式衰退—據《印度時報》披露,印度正計劃花大力氣投資國內基礎設施建設,以推動國家經濟發展。去年12月,印度財政部長尼爾瑪拉?西塔拉曼在孟買舉行的一場商業峰會上宣布,印度即將開啟基礎設施建設的五年規劃,未來五年印度將投入超過100萬億盧比(約合1.39萬億美元)用于開展多項大型基建項目。

    但猶如硬幣的正反面,如果原油價格繼續上漲,則印度政府政策騰挪的空間將逐步縮小。在20世紀第一次石油危機過后,印度政府便制定了野心勃勃的五年經濟發展計劃,但該計劃的實現是以大規模基建刺激為代價的。這也意味著,油價上漲后,印度將在壓縮經濟建設規模和舉債以高價進口同樣數量的石油。

    渣打銀行南亞地區經濟研究負責人薩海(Anubhuti Sahay)曾指出,油價上漲將會給印度經濟帶來明顯的負面影響,將大幅增加印度的財政赤字,同時也將影響到印度通貨膨脹速率。

    土耳其十分頭疼

    雖然底子較硬,但南非蘭特終究還是敗給了黑天鵝。

    美國發動空襲當天,南非匯率一改走強趨勢,創下2019年12月24日以來的最低水平。此前,由于蘭特漲勢強勁,該貨幣波動幅度高于其他新興市場貨幣,更有投資者將蘭特走勢視為衡量新興市場風險的指標。

    TreasuryOne首席外匯交易員Wichard Cilliers表示:“在此之前,蘭特是表現最佳的貨幣之一,這就解釋了該貨幣現在出現大幅回調的原因。”

    但評級機構穆迪亦指出,南非緩慢的政策改革、低經濟增速和不確定性將會繼續阻礙投資;海合會(GCC)成員國的非石油國內生產總值增速放緩和油價波動將限制政府為經濟增長計劃提供資金的能力。

    更加頭疼的是土耳其。

    數據顯示,過去兩年中,以美元和土耳其里拉計價的布倫特原油價格百分比上漲至60.3%。目前,土耳其是新興市場經濟體中美元化程度最高的國家,但在2018年的貨幣危機中,其能源債務持續飆升,原油進口成本漲幅較2018年年初一度高達89%,最終全年GDP僅收得2.6%的漲幅。

    隨著避險情緒的升溫,土耳其經濟在過去一年中并沒有好轉。“2019年根本不是經濟復蘇之年。” 土耳其專欄作家烏烏爾?吉韋萊克表示,他認為2019年上半年經濟明顯收縮,內需、投資或外資流入都沒有顯著增長,復蘇無從談起。

    去年10月14日,土耳其迎來了股債匯三殺:里拉兌美元下跌0.8%至5.9315,創2019年5月40日以來新低;土耳其股指BIST 100收跌5.1%,其中銀行股指數下跌8%;十年期國債收益率飆升至15.18%,較上一個交易日結束時上漲5.64個百分點。

    回望2019年,這類金融市場波動的劇情至少在土耳其上演了四次;與此同時,土耳其央行在去年已經四度打開降息大門,截至2019年12月31日,美元兌里拉中間價約為5.95。

    Gemcorp Capital LLP的首席分析師Simon Quijano-Evans指出,印度、土耳其等原油進口國會受到石油進口價格大漲和國內需求升溫的雙重擠壓—“這個時候外匯儲備增加與實質利率上升就能提供一定保護,防止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帶來本幣貶值和通脹等負面影響。”

    而縱觀去年的表現,土耳其里拉基本上扛住了連續降息的沖擊,但如果未來原油價格繼續走高,土耳其還能否扛住壓力?在放松貨幣政策提振經濟與加息應對原油價格難題之間,土耳其仍面臨嚴峻的挑戰。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ag飞禽走兽有赢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