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正非2019語錄:邊飛邊調整 一定活下來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20-01-21 01:21:56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時代周報記者梳理任正非2019年多次講話發現,完善人才體系,優化調整組織架構,維持華為整體“戰斗力”,是任正非在2019年十分重視的核心問題。

    時代周報記者 曾憲天 發自廣州

    “非常高興有機會通過你們給更多人說說華為的情況。”2019年,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屢次以類似開場白,接受全球各地媒體采訪。這是任正非此前未曾有過的舉動。

    從1987年創立華為,到2018年的31年中,任正非很少在公開場合亮相,有官方記錄的采訪僅6次。因此,外界也為其貼上了神秘、低調的標簽。

    “對全中國的財經記者來說,華為的任正非是最難采訪到的企業家之一。”財經作家吳曉波曾在其著作中如此表示。

    然而,從2019年開始,任正非不斷走向“臺前”,向外界傳遞華為的經營發展理念和技術創新能力,以及應對諸多挑戰的態度和舉措。

    據華為心聲社區披露數據,截至2019年12月18日,任正非在2019年共接受總計37次國內外媒體專訪。

    時代周報記者梳理任正非2019年多次講話發現,完善人才體系,優化調整組織架構,維持華為整體“戰斗力”,是任正非在2019年十分重視的核心問題。

    “我們公司可能有一定困難,但我們會一邊飛,一邊修補漏洞,一邊調整航線,一定能活下來。”在任正非看來,2020年依舊會是華為艱難的一年,但此前作出的諸多調整和努力,預計會讓華為保持10%的發展增速。

    押注5G、人工智能

    此前有媒體統計稱,5G、人工智能是任正非2019年眾多采訪中提及最多的兩大科技創新技術。

    “華為有決心而且有能力成為全球第一大智能手機銷售商。”任正非此前對媒體表示,華為將在2020年開始回歸海外市場,并有希望在未來兩三年內建立自己的全球生態系統。

    在任正非看來,華為在5G手機和5G通信技術等領域,都將在2020年繼續向更領先的位置發起沖擊。

    2019年12月31日,華為終端方面也發布預測數據稱,預計華為智能手機2019年全年發貨量超2.4億臺,繼續穩居全球第二。

    1月18日,手機行業分析師李懷斌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華為在5G手機上的優勢能力,將成為其2020年手機業務保持高速增長的核心動力。

    IDC預測稱,2020年5G手機將會引發換機潮,中國智能手機市場也極有可能因此終結連續3年出貨量下滑頹勢,實現觸底反彈。

    每日互動個推大數據則顯示,截至2019年11月底,華為以71.7%的市占率領跑國內5G手機市場。

    1579542279(1).jpg

    在5G通信技術方面,華為公布數據稱,截至2019年12月,華為獲得60多個5G商用合同,5G AAU模塊發貨量超40萬。從數據對比來看,在第一梯隊的廠商中,華為暫時領先諾基亞、中興,僅次于愛立信,位居全球第二。

    “5G只是支撐人工智能的工具,未來最大的產業是人工智能。”在華為的5G戰事之外,任正非的目光看向了更遠的人工智能時代。他認為5G過于被重視,未來二三十年中,整個社會最大的機會窗口是人工智能。

    任正非指出,華為要研究的下一個前沿領域是人工智能,華為將建設支撐人工智能的平臺。綜合華為目前布局來看,在其AI全棧全場景戰略推動下,已完成芯片、框架、基礎能力、應用場景等環節的覆蓋。

    1月15日,華為方面公開表示,計劃在未來5年內投資1.5萬億美元,用于構建全球人工智能生態系統。除未來旗下全部產品將應用人工智能技術外,華為還計劃在2020?2031年間通過人工智能生態賦能各傳統產業。

    強調組織改革作用力

    為加速在5G、人工智能領域的拓展,2020年開年,華為便動作頻頻。

    1月上旬,任正非在簽發的一項人事任命文件中,對華為組織架構作出新調整,將原Cloud&AI BU(業務單元)升級為BG(運營中心)。

    1月19日,電子商務交易技術國家工程實驗室研究員趙振營對時代周報記者分析稱,在人工智能時代,理論上谷歌、亞馬遜、阿里、騰訊等互聯網巨頭都將成為華為的競爭對手,而華為在5G底層技術上的優勢,或將是其脫穎而出的關鍵因素。

    在趙振營看來,從組織架構上提升和強化Cloud&AI 的戰略意義,是華為進一步擴大“云+AI+5G”優勢能力的必要準備。

    在組織架構配套設計外,任正非也不遺余力地在華為各部門發表講話,宣揚華為的組織發展理念和戰斗精神。“組織改革”成為任正非在2019年多次內部講話中提及的高頻詞匯之一。

    “我們隊伍必須有戰斗力,要聚焦以作戰人員為中心,建立有序有力的組織隊列。”過去的2019年,任正非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來推動組織變革。他總結稱,組織改革的目的是避免官僚主義,增強作戰能力,在困境和壓力中實現“打勝仗”的目標。

    “未來3?5年,相信我們公司會煥然一新,全部‘換槍換炮’。”除此之外,任正非還表示2020年華為將在全球范圍招攬200?300名少年精英人才,進一步激活華為組織隊伍。同時堅持對管理者末位淘汰制,加快人才體系的優化進度。

    “在華為,我知道了什么是艱苦奮斗,什么是擁抱變化,也許2020年會更艱難,不過我們已做好戰勝一切困難的準備。”心聲社區中,一位華為員工在跨年之際寫下了這樣的感慨。

    不僅如此,趙振營指出,在過去一年,任正非通過不斷有意識地弱化其在華為管理體系中的作用,讓華為具備更強的抗風險能力。任正非更是對媒體坦言,在華為自己實際上是一個傀儡,在與不在對公司沒有那么大影響。

    從宏觀層面而言,華為的諸多調整,只是中國科創行業的一個縮影。在面向未來的科技創新和組織架構調整上,阿里、騰訊、小米、科大訊飛等諸多頭部互聯網科技企業都有著各自不同卻又殊途同歸的發展規劃和實踐。

    美能華智能科技創始人、董事長兼CEO童先明此前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華為經歷的挑戰和應對策略,對許多科技創新市場產生了較深遠的影響。

    童先明也指出,在行業長久且持續的自主創新趨勢影響下,2020年乃至更長遠的周期中,以高端芯片為代表的關鍵技術領域,將涌現更多中國企業的身影。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ag飞禽走兽有赢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