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波音換帥 737Max問題待解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20-01-21 01:36:47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盡管因為空難而停產的737Max是波音最引人注目的問題,但其他麻煩也不容小覷:被前任搞砸的監管層信任度、憤怒的航空公司客戶們、777X客機的一再推遲、競爭對手空客的強勢逆襲等。

    時代周報記者 謝洋

    拯救波音737Max飛機只是新帥卡爾霍恩(David Calhoun)面臨的諸多挑戰之一。

    在卡爾霍恩漫長的職業生涯里,他多次扮演著救火隊長的角色,也被外界視為拯救波音的關鍵。今年1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談及737Max停產事件時表示,這一行業的多米諾骨牌效應可能會使美國2020年GDP減少0.5%,他也因此督促卡爾霍恩說:“你能快點把它處理好嗎?”

    1月13日,卡爾霍恩正式接管這家歷史悠久的工業巨頭,在過去一年多時間里,曾經作為美國制造驕傲的波音幾乎名譽掃地。盡管因為空難而停產的737Max是波音最引人注目的問題,但其他麻煩也不容小覷:被前任搞砸的監管層信任度、憤怒的航空公司客戶們、777X客機的一再推遲、競爭對手空客的強勢逆襲等。

    去年12月23日,波音董事會在公告中稱,替換領導人是恢復對公司未來信心的必要之舉,公司在著力恢復與監管機構、客戶和所有其他利益相關方的關系。

    在給全體員工的公開信中,卡爾霍恩稱“這是波音公司至關重要的時刻”,除了改進企業文化和重建信任之外,未來波音將繼續為CST-100 Starliner的首次載人飛行任務做準備,爭取實現777X和737 Max10的首次飛行,并促進全球服務業務進一步發展以及與巴西航空工業公司的合作關系的敲定。

    危機處理老手

    在成為波音掌舵人之前,卡爾霍恩曾在波音董事會任職十年,他是一名經驗豐富的行業老兵,對于處理危機得心應手。

    卡爾霍恩曾長期擔任通用電氣的高級主管,在此期間以能夠執行大膽的計劃和策略而聞名。在“9?11”后續影響席卷航空公司和飛機工業之時,卡爾霍恩正在領導通用電氣的航空部門,同行們焦頭爛額之際,他卻在任期內使該部門的年銷售額達到470億美元。

    通用電氣前首席執行官杰夫?伊梅爾特(Jeff Immelt)非常欣賞這位曾經的愛將:“看見他在“9?11”以后管理通用的航空業務,我知道他能夠承受巨大的壓力。”

    《紐約時報》在2006年的報道中提到,離開通用電氣的卡爾霍恩受到許多大公司追捧,甚至彼時的波音曾就CEO一職對他伸出過橄欖枝,但他最終去了一家媒體評級公司尼爾森(Nielsen)并幫助其成功上市; 2017年3月,聯邦特工突擊搜查了建筑設備公司卡特彼勒(Caterpillar Inc)的總部,卡爾霍恩隨后就擔任了該公司董事會主席。

    卡爾霍恩曾與他人在合著的一本商業書籍中提到,“坦率”將是企業領導人身上的重要特質,許多批評人士認為,這就是波音初期處理737Max危機時缺乏的要素。

    據路透社報道,在擔任波音董事長的短時間內,卡爾霍恩已經展現了出色的手腕,特別是對商務機部門負責人凱文?麥卡利斯特(Kevin McAllister)的罷免上。據知情人士透露,卡爾霍恩在得克薩斯召集董事會成員舉辦了一次非正式晚宴,為期兩天的峰會結束時,麥卡利斯特便被告知自己出局了。

    有意思的是,最終決定重大人事任免的那次晚餐談話,前執行官米倫伯格并沒有參加,這表明波音董事會已經在卡爾霍恩的帶領下達成了某種一致。

    “首先,卡爾霍恩的任務是:在運營、財務、監管和聲譽所有方面來管理這場Max危機,”摩根大通分析師Seth Seifman指出,“卡爾霍恩將可能在產品開發上扮演重要角色,會先從完成777X飛機入手,之后將延伸到波音應該開發什么新飛機的問題上。”

    空客兇猛

    1月17日,波音表示正在修復新發現的737Max飛機上的軟件問題,以避免復飛再度延期。

    據悉,波音和美國聯邦航空局原本定于今年1月底進行一次重要的飛行測試,但該缺陷的發現可能會將此次測試推遲到2月份。

    新年伊始,波音已經暫停了737Max的生產,從而斬斷了龐大的全球供應鏈。眾多供應商(僅美國就約有1.4萬家)、相關航空公司、旅游公司等都受到了沉重打擊,例如波音英國一家供應商Plc(Senior Plc)的股票在停產消息發布當天,出現了11%的暴跌,另一家供應商Spirit AeroSystems將被迫解雇2800名工人。

    去年以來,已有多個航空公司向波音提出索賠,雖然具體細節并未披露,但國際航空咨詢機構Teal Group副總裁Richard Aboulafia指出,整個事件將讓波音付出100億―150億美元的代價。

    此外,號稱全球最大也是最有效率的雙發動機客機波音777X已經遇到了無數的延誤和挫折,這款意圖對抗空客A350的產品在去年9月份進行壓力測試時機身破裂,進一步加大了延遲交付的風險。同樣,波音公司廣為流傳和討論的新型中型飛機或NMA似乎也處于停滯狀態。

    但競爭對手并沒有停止進攻的號角—據路透社報道,在過去一年中,空客已經交付了863架飛機,自2011年以來首次成為全球最大的飛機生產商。

    在經歷了多年繁榮后,如今的全球噴氣客機銷售正在降溫,也意味著未來的市場份額爭奪將更加激烈。在波音流年不利的日子里,空中客車在單通道噴氣式飛機這一關鍵市場的高端和低端領域都取得了銷售成功,即便未來波音的禁飛令解除,也難免遭遇空客進一步的擠壓。

    在國防方面,由于KC-46加油機多次出現質量問題,這款飛機在2019年被美國空軍無限期叫停;2019年12月,波音的Starliner太空艙在測試時出錯,沒有成功抵達太空站,因此波音還需要付出更多努力,以便在與SpaceX的競爭中,拿下第一個商用載人太空船的成就。

    如今,卡爾霍恩將進一步修復與監管機構的緊張關系,設法應對危機帶來的現金短缺問題,并在嚴格的監管審查之際將777X加快推向市場。歐洲研究機構(Redburn)的工業專家梅蘭德(Timm Schulze-Melander)認為,卡爾霍恩在波音董事會的經歷使他能夠“在短時間內接管公司,而無需長時間的熟悉”。

    一位曾在卡爾霍恩手下工作的高管表示,他是一個有獨特魅力的領導者,他不會熱情洋溢,但能激發靈感:“(波音)可能需要像卡爾霍恩一樣堅強的人。盡管我認為他不會長期擔任首席執行官。但作為一名應對危機的CEO,他也許能夠完成自己的使命。”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ag飞禽走兽有赢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