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團苦練內功優結構 王興野心未減不設限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20-01-21 01:46:49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2020年開年,王興通過飯否大膽預測未來中國車企格局;怒卸百度APP,痛批百度用戶體驗差。在這里他恣意灑脫,暢所欲言。

    時代周報記者 劉煒祺 發自北京

    市場沖上6500億港元后,美團CEO王興似乎仍不滿足。

    1月20日,王興以內部郵件形式宣布新一輪人事調整。

    美團聯合創始人、S-team成員、高級副總裁王慧文將于2020年12月退出公司具體管理事務;S-team成員、高級副總裁劉琳將于2020年轉任公司高級顧問。

    同時,美團啟動“領導梯隊培養計劃”,增補副總裁郭慶、副總裁李樹斌為S-team成員。

    有人說,要了解王興要從飯否開始,那里是他安放精神世界的自留地。在這里他很少談及美團,但是能夠看到他對整個商業世界的思考。

    2020年開年,王興通過飯否大膽預測未來中國車企格局;怒卸百度APP,痛批百度用戶體驗差。在這里他恣意灑脫,暢所欲言。

    一同活躍在社交平臺上的還有滴滴出行董事長兼CEO程維。

    這一年,程維頻繁發自拍提醒大家“系好安全帶”。

    閆寶才自殺未遂事件和武漢外賣員殺人事件,讓王興和程維這對“難兄難弟”再次遭受輿論壓力。相比之下,字節跳動CEO張一鳴被“價值觀”討伐后,越發退出公眾視野,甚少對外發聲。

    眼下,TMD三家小巨頭主體業務流量增長逐漸放緩,固本增收的同時,拓展新業務,探索邊界,尋找下一個增長點,成為TMD共同的目標。

    投110億元瞄準B端市場

    為了盈利,2019年王興帶領美團“苦練內功”,提升業務運營效率,優化成本結構。

    從財報數據顯示,2019年三季度美團兩大主營業務,餐飲外賣業務和到店、酒店及旅游業務營收占比小幅下降,但新業務及其他營收占比有所提升。

    據易觀發布的《2019Q3互聯網餐飲外賣行業數字化進程分析》顯示,2018年Q2、Q3餐飲外賣市場交易規模還能維持45.7%和40.8%的環比增長,到2019年Q2、Q3其環比增長率分別下降為23.1%、11%。這意味著餐飲外賣這個流量池正面臨增長乏力的現狀。

    于是,王興開始探索美團新業務,從外賣餐飲擴展到生鮮電商、出行、B端供應鏈等,圍繞本地生活服務,王興正在謀劃一盤大棋。

    在眾多新業務中,線上買菜是王興多次提及的業務,但王興對此的態度是“不著急加大投資,持續探索這個模式,在新業務上會考慮長期投資回報”。

    1月19日,美團相關負責人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作為美團自營的生鮮零售業務,美團買菜2019年陸續在北京、上海、武漢、深圳四地上線并穩健拓展。其中,在北京已開出50余家線下服務站(前置倉),服務范圍為站點周邊2―3公里以內,基本覆蓋北京各城區的重點區域。

    在王興看來,業務由C端向B端轉換,是美團發展的必由之路。其在接受《財經》采訪時曾表示:“長遠看美團只做很淺的連接,那是沒有價值的。我們要在各個垂直行業都做更深層次的連接,我們會往B端走,扎得更深。”

    2019年,美團宣布將重點布局B端,投入110億元,美團外賣1萬名員工的重心將從消費者轉向商家。

    然而展望2020年,當爭搶B端市場成為行業普遍共識時,美團能否借由自身優勢突圍仍存在太多未知。

    TMD沒有邊界

    此前,王興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萬物其實沒有簡單邊界,所以我不認為要給自己設限。只要核心清晰—我們到底服務什么人?給他們提供什么服務?我們就會不斷嘗試各種業務。”

    在“Eat Better,Live Better”的愿景下,美團圍繞“吃喝玩樂行”不斷擴張邊界。今日資本徐新曾說過,作為超級平臺,美團的優勢在于,由于它的網絡效應非常強大,所以它能一直長出花來。

    從團購到外賣、旅游、網約車、共享單車、B端供應鏈、生鮮電商、配送等,什么業務都想做的美團曾因為沒有邊界,四處樹敵。

    在美團發力網約車業務之際,滴滴程維曾留下過一句“爾要戰,便戰”后,推出滴滴外賣予以反擊。

    王興坦言:“太多人關注邊界,而不關注核心,不要總是期望一家獨大,也不要期望結束戰爭,所有人都要接受競合才是新常態。”

    所以,如今打開美團APP,你會發現它早已覆蓋了生活中所需的各種服務。

    縱觀BAT的發展路徑,無論是內部孵化還是外部投資,走向競合是企業競爭不可避免的趨勢。

    同為龍巖人的張一鳴,在邊界探索方面與王興如出一轍。

    2019年7月,張一鳴曾對外稱,字節跳動主產品今日頭條正在艱難度過1.8億DAU(日活躍用戶數)的增長瓶頸期,如果沒有搜索場景拓展和優質內容,今日頭條增長空間只能剩4000萬DAU。

    在主營業務流量增長壓力陡增后,字節跳動上線頭條搜索,并全資收購互動百科,完成搜索布局。

    今日頭條CEO朱文佳曾表示:“做東西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瞄著第二沒有奔頭。”一時間,今日頭條對標百度的言論甚囂塵上。

    隨著抖音崛起,字節跳動巨大的流量受到眾多游戲廠商的追捧。

    1月18日,一位百度銷售團隊的員工對時代周報記者透露,2019年抖音在游戲方面的廣告營收很可觀,一定程度給百度帶來了一些影響。

    在游戲行業嘗到甜頭的字節跳動,2019年大舉進攻游戲行業,不僅成立綠洲計劃開始自研重度游戲,深圳團隊甚至開始游戲賽事體系搭建。

    流量壓力,迫使字節跳動不斷探索自己的邊界。在社交領域,今日頭條先后嘗試了多閃、飛聊,還在內部孵化出企業服務Lark。

    1月18日,互聯網分析師丁道師向時代周報記者分析,“很多企業做到一定程度后,會向綜合性、多維度方向發展。當有足夠的資金、用戶、數據時,完全可以通過平臺化信息化能力來統籌接入第三方的服務,漸漸給行業提供價值,進一步競爭力會強化。”?

    2020年,無論王興、張一鳴還是程維,或許仍將身處不同漩渦,但在瞬息萬變的互聯網行業,他們仍將繼續前行。正如王興回應“樹敵眾多”時所言:“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ag飞禽走兽有赢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