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頂流”肖戰背后的流量偶像之爭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20-01-21 02:43:44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明星的‘窗口期’越來越短,說到底還是媒介屬性在改變,媒介速度越來越快。如果拿現在的流量明星跟超女、快男相比,那就是社交媒體和大眾媒體(報紙、電視)之間的更迭關系。

    時代周報記者 洪若琳?

    特約記者 范文茜? 發自廣州 深圳

    “哥哥的少年感無與倫比!”1月17日凌晨,媒體人小圓(化名)熬夜寫完稿件,還在微博上活躍著。

    剛躺下沒幾個小時,提前調好的鬧鐘就準時響起。因為上午10時,她要準時蹲點搶封面登有男明星肖戰的《VogueMe》雜志2月刊。

    “兩版封面共10萬本瞬間秒空!”幾分鐘后,肖戰粉絲奔走相告。

    2020年開年,肖戰佳績不斷。他登上了《人物》2月刊封面,直接導致該雜志在線上銷售三秒破10萬冊,最終銷售額1356.6萬元,成為2020年天貓年貨節9大黑馬年貨之一,網民調侃,“飯圈(粉絲群體圈子)讓雜志期刊起死回生”。

    在此之前,《時尚芭莎》2月刊同樣因肖戰秒空,五小時破30萬冊,最終銷售額654萬元;紅秀電子刊總銷量累計突破100萬冊,銷售額破700萬元。

    事實上,頂級流量紀錄變著花樣刷新,已成為娛樂圈常態。而粉絲,才是主導秀場風向的幕后真正主角。

    流量更迭加速

    2019年的娛樂圈頗有“跨代破圈”的意味。

    今年33歲的林楠(化名)向時代周報記者描述這樣一個真實場景。2019年7月的一天,他的60后爸爸指著電視上的周杰倫,向自己5歲的孫女介紹:“這可是你爸爸的偶像。”沙發上,林楠正在刷手機給周杰倫的微博超話打榜做數據。

    一切源于一個也許是00后的網友在網上的質疑:“周杰倫微博超話排名都上不了,他粉絲真這么多嗎?”這掀起了自稱“中老年人”的80后在某個周末的集體狂歡式“反擊”,直到周一凌晨,周杰倫的超話排名,趕超當時第一名的蔡徐坤。

    “蔡徐坤又是誰?”20世紀60年代出生的爺爺并不知道這個名字。要論選秀出身的偶像的話,李宇春他還認得,但2018年以C位出道于《偶像練習生》的蔡徐坤已不在他認知范圍內。

    80后讓飯圈女孩見識到了自己的“力量”之后,幾乎第一時間就散開了,因為“要回去加班了”“開會了”“帶孩子了”,蔡徐坤很快回到超話榜首。

    影響明星流量數據的年齡層正在逐年下降。據新浪微博和艾漫數據聯合發布的《2019明星白皮書》顯示,娛樂明星微博粉絲年齡占比中,20―29歲所占份額最大,有74.4%;20歲以下則有8.2%,這兩個年齡層的人數的增加較前一年提升6.6%。而30―39歲則從2018年的20.2%降至14.9%。

    周杰倫之后,肖戰成為追趕蔡徐坤超話的第二個人。

    2019年9月,肖戰首次登上超話榜首,此后,其和蔡徐坤的排名數次在第一和第二輪轉。

    從前慢,喜歡一個明星可以很久很久。如今,明星流量有動輒數千萬上億的討論轉發,更迭速度越來越快。

    “李現紅起來的時候,我在的(另外一個明星的)粉絲群,400多人走了100多人;最近輪到肖戰了,又走了100多人,現在我們群里只有200多人了。”1月15日,一位在三線城市、年僅13歲的中學生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飯圈把這種“轉粉”“脫粉”的行為稱為“爬墻”。

    1月份,在時代周報搜集的265位粉絲調查問卷顯示,有42.5%的人表示自己從未脫粉,但另有近23%的人最快脫粉時間選擇了最短的選項,“一個月左右”,在脫粉隊伍中占比最高。

    12.jpg

    1月17日,投資過SNH48、米未傳媒等團隊和機構的辰海資本合伙人陳悅天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明星的‘窗口期’越來越短,說到底還是媒介屬性在改變,媒介速度越來越快。如果拿現在的流量明星跟超女、快男相比,那就是社交媒體和大眾媒體(報紙、電視)之間的更迭關系;而2019年和2018年相比,短視頻的影響力也有超過長視頻的趨勢。”

    偶像“立于風口”

    最近因為迷上了肖戰,小圓正在糾結還要不要去看“前任哥哥”的演唱會。畢竟前排能握到手的票,黃牛會瘋狂加價,一張票常常要到5000元以上。“我每年花在追星上,有7萬元左右,能買3個香奈兒了!”

    根據藝恩數據發布的《中國偶像產業迭代研究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偶像市場總規模將超1000億元,偶像產業“立于風口”。

    流量經濟如此龐大,“造星”,被資本爭相追逐。

    肖戰火起來之后,很多人歸結于其在電視劇《陳情令》當中的表現,該作品在豆瓣上評分8.2,被視為2019年底的佳作。但在時代周報記者的采訪中,部分粉絲坦言自己是因為無意間看見了他的“表情包”“接受訪談的時候性格看上去很好”而喜歡上肖戰的,《陳情令》并不是直接原因。

    “我有幾個好朋友,是在看自己喜歡明星的活動視頻時,又看到了別的明星的表現,一夜之間‘爬墻’的。”前文所述的中學生表示。

    這意味著,流量爭奪需要高曝光率,而最好的曝光率正是頂流所在的活動現場。這其中,幕后資源的助推必不可少,從粉絲“撕”明星經紀團隊常集中在“資源”之爭上可見一斑。

    1月17日,艾媒咨詢CEO張毅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顏值或者實力對明星的爆紅會起到一定作用,但資本和策劃機構的助推才是主要因素。

    有沒有好作品也成為粉絲為明星“操心”的重點。小圓坦言,“前任哥哥”好幾年沒有什么亮眼的作品了,作為粉絲看在眼里還是著急的。

    2020年1月7日,《2019騰訊娛樂白皮書?明星篇》發布,榜單顯示,2019年的明星榜單,被《陳情令》改寫。兩位男主角肖戰和王一博的名字,出現在幾乎所有榜單靠前的位置,成為當之無愧的新一代“頂流”。

    而易烊千璽和周冬雨,憑借《少年的你》分別贏得專業認可度的第一、第二名;肖戰則位居第三。

    在國民認可度上升方面,“出圈”還是要靠影視作品。易烊千璽、李現、王一博、肖戰、楊紫,均依靠2019年的爆款影視《少年的你》《親愛的,熱愛的》《陳情令》,分走前五席位。

    1月17日,易觀新媒體行業分析師馬世聰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流量明星參演與作品成功與否,沒有必然的因果關系,就像之前制作方也沒想到《陳情令》會大火。”

    “有流量明星的參與比較容易吸引資本的進入,制作方也有更多底氣去完成更好的作品,這可能是流量明顯的價值所在。”馬世聰表示。

    2020年1月1日,德塔文發布待播劇景氣指數數據,預計在2020年播出的作品中,景氣指數排名前十的,肖戰就占了兩部,分別是《斗羅大陸》和《余生請多指教》,位居第二和第七。在對應的輿情熱點中,肖戰在演員表中亦拿走最多份額。

    2020年會不會有頂流黑馬出現?又會是誰?恐怕無人能夠精準預測。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ag飞禽走兽有赢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