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變陣 張勇力推生態體系融合

莫岱青認為,阿里此次組織架構調整的特點,在于整合生態經濟體資源,形成“集團作戰”的合力,目的在于更好把握新消費釋放的市場潛力,鞏固擴大農村、低線消費市場的競爭壁壘。

時代周報記者 曾憲天 發自廣州

“阿里組織結構調整一方面是配合發展戰略轉型,另一方面也是抵御其他電商巨頭的必然舉措。”12月23日,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網絡零售部主任莫岱青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阿里謀劃未來的同時,也需加快腳步以應對京東、拼多多的追趕。

接棒馬云3個多月后,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張勇主導了阿里新一輪核心戰略及組織架構調整。

12月19日,張勇與螞蟻金服集團董事長井賢棟分別發出全員信,宣布一系列人事任命和組織架構調整。

據阿里方面同日向時代周報記者提供的相關信息顯示,除人事調整外,張勇在員工信中再次強調,阿里將聚焦“內需”“全球化”“大數據和云計算”三大核心戰略。

“阿里巴巴歷來的習慣就是在最好的時刻,為未來變陣。”張勇表示,這是一張關乎阿里未來20年基本走向的戰略布局。

莫岱青認為,阿里此次組織架構調整的特點,在于整合生態經濟體資源,形成“集團作戰”的合力,目的在于更好把握新消費釋放的市場潛力,鞏固擴大農村、低線消費市場的競爭壁壘。

強化事業群協同效應

與此前相比,阿里此次人事調整規模不小。

調整后,井賢棟將繼續管理螞蟻國際事業群、智能科技事業群、HR、財務和戰略投資板塊,不再擔任螞蟻金服CEO,該職位由螞蟻金服總裁胡曉明接任。

張建鋒卸任阿里集團CTO,繼續擔任阿里巴巴技術委員會主席、達摩院院長、阿里云智能事業群總裁,領導阿里巴巴未來技術總戰略,達摩院整體建設。

阿里CTO職位由螞蟻金服原CTO程立接任;蔣凡在淘寶天貓基礎上,分管阿里媽媽事業群。

“張勇接棒后,必然要進行一次組織架構調整。”12月20日,互聯網產業時評人張書樂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阿里過往每一輪戰略布局都必然有對應的架構調整,屬于常態化舉措。

不過,作為主導者張勇,如何奠定阿里“后馬云時代”的發展基調是一大看點。

從架構變動具體內容來看,張書樂認為,阿里年輕化的中高層管理架構,會導致其同樣年輕的中層和基層人才在晉級上遭遇天花板,所以架構上阿里需要有意識地推動人員流動。基于此,阿里正適當在執行層上給新人提供機會,尤其是技術和金融兩個極具拓展空間的領域。

針對架構調整中關于增強部分高管管轄權限的舉措,張書樂認為,其背后是阿里推動生態體系融合,為電商和B2B等已穩健的業務板塊尋求更多提升空間。

對此,張勇也在員工信中坦言,如今阿里每個戰略板塊,都可以清晰看到多個業務事業群攜手作戰的場景。

然而,也有業內分析認為,盒馬與阿里媽媽類似的融合變動,是業務板塊的變相“降權”。

張勇在員工信中表示,集團B2B事業群總裁戴珊在負責ICBU、1688、村淘、零售通、速賣通業務基礎上,將分管盒馬事業群,全面負責打通盒馬、村淘、智慧農業等業務。盒馬總裁侯毅向戴珊匯報。

“盒馬并非被弱化,而是過往兩年獨立探索試驗,到了一個總結階段。”12月20日,夸克傳媒負責人王如晨對時代周報記者分析稱,盒馬到了必須強調速度與下沉能力的時間節點,這勢必需要跟其他阿里經濟體深度協同,而非過往呈現的“獨行俠”狀態。

王如晨表示,盒馬總裁侯毅也是阿里數字農業事業部總裁,后者業務與盒馬之間有豐富的協同空間。在農業領域,拼多多目前布局仍側重營銷,美團則在打通食材供應鏈方面進行嘗試。對比來看,進一步深化與阿里經濟體的協同作戰,無疑讓盒馬更具“彎道超車”的能力。

“未來阿里一定會持續貫通傳統意義上線下壁壘較深的垂直領域,這不但是新增長空間,也是阿里整個生態體系向產業滲透的關鍵場景。”王如晨認為,近年來阿里在家居建材、汽車等領域已做諸多布局,而農業是一個更為廣闊的市場。

阿里數字農業板塊未來無論獨立還是融合發展,盒馬都是其中至關重要的環節。

從to C到to B

如此大規模人員與架構調整,旨在更好落地企業全新三大核心戰略。

值得注意的是,在阿里新戰略中,大數據和云計算背后代表的B端業務,騰訊、美團、小米等科技互聯網巨頭,目前也在強化布局。

騰訊與阿里有著最為相似的戰略打法。2018年9月30日,騰訊率先進行了組織結構調整,新成立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整合騰訊云、互聯網+、智慧零售、教育、醫療、安全和LBS等行業解決方案,形成了騰訊在產業互聯網時代面向B端業務的組織載體。

彼時,騰訊董事會主席兼CEO馬化騰也表示,此次主動革新是騰訊邁向下一個20 年的新起點。

與此同時,美團也在加速推進B端業務布局。公開信息顯示,美團旗下面向餐飲供應鏈的快驢進貨業務已覆蓋全國22個省份,39座城市,超過300個區縣,年活躍商戶數約45萬。

不僅如此,美團也通過向B端提供在線營銷、配送、云端系統、聚合支付、供應鏈、金融等解決方案,進行了圍繞核心生活服務業務的產業互聯網布局。

“目前各有所長,大家都在摸索過程中,阿里也只是在電商類企業的賦能上走在前面。”張書樂表示,產業互聯網參與者眾多,但這并不意味著阿里會聚焦于該領域競爭,其還有著更長遠的全球化戰略目標,內需、大數據和云計算更多只是實現其全球化戰略的立足點。

“阿里在后馬云時代,需要有一個更明確的戰略指向,而不是目前三大戰略這樣比較虛的概念。”張書樂總結稱,阿里目前更多只是戰略嘗試階段的職能和職務調整,談不上具有劃時代意義。張勇也需要時間一步步進行調整,確保在穩健中完成變革。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掃碼分享
ag飞禽走兽有赢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