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暖風頻吹 監管紓困中小企業融資難

1月12日,滬上有業內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自紓困基金運作一年多以來,股權質押風險已有所緩解。

時代周報記者 寧鵬 發自上海

近日,銀保監會召開2020年全國銀行業保險業監督管理工作會議,重申要加大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

1月11日,銀保監會官網發布的消息顯示,對于2020年的工作,上述會議強調,要推動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質效,引導資金更多投向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

政策面的暖風頻吹。1月7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下稱“金融委”)召開2020年第一次會議,研究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部署相關工作。會議要求,盡快研究出臺進一步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相關舉措。

一年多前,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分別發布政策,多措并舉,紓解民營企業融資困境和股權質押風險。

1月12日,滬上有業內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自紓困基金運作一年多以來,股權質押風險已有所緩解。

銀保監會工作會議稱,金融機構服務實體經濟質效不斷提升。此外,會議還要求抓緊出臺商業銀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監管評價辦法。

1月12日,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告訴時代周報記者,銀保監會提出的細化考核指標很有意義。

魯政委建議,除了支持中小企業發展的相關措施要繼續實施外,還要用更多改革性的辦法解決問題。一方面,可加強中小企業大數據中心的建設,將散落在公安、海關、稅務等不同部門的數據整合在一起,授權商業銀行查詢,提高中小企業融資效率。

另一方面,魯政委建議,監管政策可借鑒國際成熟經驗,允許商業銀行在其資本金一定比例內可持有中小企業一定股權,風險權重100%。

目前,我國商業銀行持有企業股權,除了需國務院批準外,風險權重為250%―1250%。

完善民企直接融資支持制度

金融委新年第一會即聚焦中小企業融資,釋放了穩增長的信號。會議強調金融支持中小企業發展的重要性,要求“持續加大支持力度,切實緩解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此次會議精準定位當前中小企業的“融資困境”。

間接融資方面,會議強調通過實行差異化監管安排、完善考核評價機制,有效激勵金融機構履行好對中小企業的金融服務,從而實現對中小企業融資環境的優化。

2018年以來,部分上市公司和大股東陷入財務困境,股權凍結的頻率提高,印證平倉風險顯性化趨勢。

2018年是問題最集中的年份。有數據顯示,第一大股東首次發生股權凍結的上市公司高達123家,是2017 年發生數量的3.7倍,而此類上市公司絕大多數為民營企業。

股權凍結的主要原因之一,正是大股東股權質押違約,引發訴訟。

近年來,部分民企上市公司在財務安排、投資戰略上存在過度擴張的問題。依賴杠桿擴張發展,在融資渠道斷裂的情況下更容易出現流動性風險乃至經營風險。

2018年,首次債券違約的上市公司達到15家,全部為民企,而2014―2017年累計才4家。

2019年以來,隨著中小銀行風險的暴露,市場流動性出現分層,導致資金通過大型銀行向中小銀行、非銀金融機構傳導的鏈條受阻,并由此加劇了民營企業融資困難。

盡管監管機構為緩解短期沖擊,多措并舉改善中小銀行流動性,但其流動性補充難以傳導至非金融機構,進而導致實體經濟信用分層嚴重。

中誠信國際的統計顯示,2019年,國有企業信用債發行規模為9.64萬億元,占比達到80%,較2018年增長3個百分點。而民營企業發行規模在近四年里持續回落,而且在發行總規模中的占比回落到10%以下。

受限于中小企業自身規模及信用資質,金融機構服務中小實體的熱情相對較弱;且在監管趨嚴的背景下,表外資產對銀行信貸業務的定價參考功能減弱,金融機構服務中小實體的動力需有效激發。

在定價方面,2019年以來,以改革疏通貨幣傳導機制的路徑被反復強調,LPR作為我國利率市場化道路的重要步驟,對貸款利率的引導作用也在不斷強化。市場化的定價方式,能夠更加準確地將中小企業融資風險反映在中小企業的融資成本上,為金融機構的信貸定價提供有效指引。

此外,資本市場改革有望再提速。

回歸政策,2019年12月,《關于營造更好發展環境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意見》發布,在優化民營企業營商環境的同時,瞄準了民營企業的融資困局,提出“完善民營企業直接融資支持制度”。

新三板、創業板率先開啟存量市場改革,同樣反映出政策紓困中小企業融資的意向。

13BG.jpg

紓困基金分化

2018年10月,深圳市國資入股上市公司,股票質押紓困第一槍打響。

紓困基金,即為緩解民營企業上市公司的股票質押風險而設立的專用資金。紓困標的選擇標準是“救急不救窮”。

各類紓困基金的主要參與機構國有成分比例很高,基金的投資和退出都要防止造成國有資產流失。

時代周報記者梳理,自紓困基金推出以來,既有一些紓困基金實現了和上市公司的“雙贏”,也有部分上市公司未能脫離困境,紓困基金亦出現了一定浮虧。

融資借款是最基礎的債權型紓困操作。

2018年,北京市順義區國資計劃提供最多4.5億元額度資金支持給予嘉寓集團。嘉寓集團獲得現金支持后,控股股東嘉寓集團解除2.9億股質押,占其所持有該公司股份的98.02%。

2020年1月10日,嘉寓股份(300117.SZ)證券部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這筆資金是以債權的形式為公司補充流動性,目前資金都已經到賬,金額方面并未追加,也未退出。

永太科技(002326.SZ)算是一個“雙贏”的案例。

2018年12月13日晚公告,海通資管以4.68億元受讓永太科技控股股東6550萬股,轉讓價格為7.15元/股。

2019年10月14日,永太科技公告稱,海通資管已減持2109萬股。

公告顯示,海通資管的減持價格區間在7.83―9.04元/股,均實現了正收益。截至2020年1月10日收盤,永太科技股價為10.16元,股價相比之前又有所上漲。

2020年1月10日,永太科技董秘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海通資管自10月10日的交易之后,已經變為5%以下股東,后續是否減持并不清楚。但從之前披露的交易來看,之前減持的2.4%的股權,確實獲得了不錯的收益。

紓困基金會遭遇的常見問題是融資人質押比例已經較高,并無額外充足股權進行質押。若融資人無法質押上市公司股份,還可以選擇其他資產進行抵質押獲取融資,包括非上市公司股權、不動產、固定資產等。

譬如,奧馬電器(002668.SZ)之前將奧馬冰箱100%股權質押給中山市紓困基金,以此獲得8.5億元借款。

2019年11月17日,奧馬電器公告,擬轉讓全資子公司廣東奧馬冰箱有限公司(下稱“奧馬冰箱”)49%的股權,接盤方正是中山國資。奧馬冰箱作為奧馬電器的核心資產,近年來在上市公司的主營收入貢獻達九成。

2020年1月10日,奧馬電器證券部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子公司雖然擬讓渡49%的股權,但奧馬電器還是其控股股東,還在上市公司的合并報表內,不會影響上市公司的經營。至于中山國資9.7億元的紓困基金,2019年5月7日到位。

此外,也有紓困基金被套的案例。

譬如,控股股東亞寶投資曾經以7.4元/股的價格,向廣東晉亞紓困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簡稱“晉亞紓困”)轉讓亞寶藥業(600351.SH)6300萬股,轉讓款合計為 4.66億元。

截至2020年1月10日收盤,亞寶藥業股價為5.89元/股,紓困基金被深套。

更為離譜的是,被稱為“白銀第一股”的ST金貴(002716.SZ),該上市公司曾經公告長城資產、農業銀行41.7億元紓困基金到位,之后卻依然在泥潭中掙扎。

2019年10月9日,金貴銀業被ST。在此之前,實控人曹永貴占用上市公司10億元資金事發。

而在2019年11月18日,金貴銀業與曹永貴均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2019年12月16日,“17金貴01”違約。

上市公司股權質押風險緩解

據中誠信國際不完全統計,2018年以來,滬深兩市有近300家上市公司獲紓困,通過開展股票質押貸款置換、股權融資等方式化解了多家上市公司風險。

國金證券統計顯示,截至2019年年底,場內質押市值1.78萬億元,占A股總市值的2.81%,延續2019年以來的下行趨勢。

近期,不少上市公司發布了解除部分股權質押的公告。

譬如,2019年12月31日,永太科技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王鶯妹、何人寶及其一致行動人永太控股質押的股份目前不存在平倉風險。

2019年12月18日,亞寶藥業于前一日收到控股股東亞寶投資關于部分股份質押解除的通知,亞寶投資將其質押給山西證券4950萬股無限售流通股解除質押并辦理完成了質押解除手續。

總體來看,場內質押業務自2014年開啟,2015―2017年經歷了快速發展。

2018年以來,隨著質押平倉風險的逐步暴露,質押規模逐步下降。

隨著質押風險逐步暴露,場內質押凈融資規模自2018年2月以來持續為負,由此可見,券商對于股票質押業務逐步趨于謹慎,風險控制更加嚴格。

此外,上市公司股東通過各種途徑積極償還質押融資債務。

2019 年 12 月 31 日,英唐智控(300131.SZ)實控人胡慶周通過大宗交易減持1000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 0.93%。減持的原因為歸還質押貸款,降低質押風險。

也有部分公司依然深陷泥潭。

ST金貴近日公告稱,2020年1月6日收到公司控股股東曹永貴的告知函,獲悉控股股東曹永貴辦理的股票質押已觸發協議約定的違約條款,可能會被實施違約處置。

從收益的角度看,相對低位的股價為博取反彈收益創造了條件。

1月10日,滬上某私募基金經理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在接受紓困基金救助的上市公司中,確實也不乏被“錯殺”的標的,但是否會投資這類上市公司,還得看市場風格以及投資者的個人偏好,畢竟資本市場還擁有大量優質標的。

上述私募基金經理認為,投資這類曾經陷入困境的上市公司,需要對企業的基本面了解較為深入,否則會有“踩雷”風險。

前述銀保監會2020年工作會議指出,要強化對民營企業特別是民營制造業企業金融服務,突出支持先進制造業和產業集群,重點紓解有市場前景企業的流動性困難。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掃碼分享
ag飞禽走兽有赢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