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長吳士存:海南自貿港應與粵港澳大灣區聯動發展

謝江珊
2020-06-09 03:50:22
在吳士存看來,中央確定在海南建設自貿港,最關鍵是希望探索和推進更高水平開放,通過學習、借鑒國際知名自貿港的先進經驗,對接國際高標準經貿規則,探索形成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開放制度體系,從而為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探索新路徑、積累新經驗,同時也為全國高質量發展提供典型示范。

“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的制度設計主要內容,可概括為‘6+1+4’。”6月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林念修在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

這場新聞發布會,圍繞6月1日出臺的《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以下簡稱《總體方案》)展開。具體來說,“6”包含貿易自由便利、投資自由便利、跨境資金流動自由便利、人員進出自由便利、運輸來往自由便利、數據安全有序流動;“1”為構建現代產業體系;“4”指加強稅收、社會治理、法治、風險防控等四個方面的制度建設。

“海南自貿港的戰略定位、政策創新及開放程度,均屬‘前所未有’。”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長、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研究院副院長吳士存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專訪時,用三個“前所未有”來概括對《總體方案》的評價。

在吳士存看來,中央確定在海南建設自貿港,最關鍵是希望探索和推進更高水平開放,通過學習、借鑒國際知名自貿港的先進經驗,對接國際高標準經貿規則,探索形成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開放制度體系,從而為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探索新路徑、積累新經驗,同時也為全國高質量發展提供典型示范。


從第12個自貿區到第1個自貿港

時代周報:中央為何最終選擇海南作為目前中國唯一的自貿港?

吳士存:首先,海南有獨立的地理單元優勢。自貿港不同于自貿區,它是高標準、高水平、寬領域的全面開放,首要特點就是未來全島將進行封關運作,促進投資、貿易和各類生產要素的自由流動。這需要將自貿港建立在一個相對獨立的地理單元中。海南島被瓊州海峽與內地分割,對其進行物理上的海關隔離與監管的成本較低,具備實行“一線放開,二線管住”的物理條件。

其次,海南的資源稟賦具有相對優勢。海南擁有3.5萬平方公里的面積,人口規模不足1000萬,有更為廣闊的土地資源、更豐富的自然資源供自貿港開發建設使用。

再次,海南的區位優勢顯著。在地理區位上,海南背靠人口稠密、經濟活動發達的華南地區,同時又面向全東南亞六億人口,市場腹地規模極大。海南自貿港建設將極大提升地區內的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水平,與周邊地區形成產業結構優勢互補的新格局,為周邊地區經濟發展帶來重大利好。實現內聯外拓的海南也將成為連接東北亞和東南亞這兩大亞洲經濟中心區域的樞紐,成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戰略支點。

最后,海南的試錯成本較低。海南自1988年建省以來,總體經濟規模比較小,擁有較大的容錯空間。

時代周報:從自貿區到自貿港,對海南來說有何不同?

吳士存:海南從全國第12個自貿區,一躍成為全國第1個自貿港,既是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也承擔了重大的歷史責任,從“區”到“港”,一字之差,意義非凡。

自貿港并非自貿區的升級版,它對開放程度要求更高,對開放的制度安排更加具有整體性、前瞻性和國際性。簡單理解就是,海南自貿港將會成為開放層次更高、營商環境更優、輻射作用更強的改革開放新高地。歷史選擇海南,就是要求海南要再度發揮特區精神,圍繞這些核心問題大膽闖、大膽試,勇于創新。

時代周報:《總體方案》出臺后,海南應首先從什么方面發力?

吳士存:海南要將制度集成創新放在突出位置。

隨著海南自貿港建設任務的落地和推進,深入開展制度創新的制約因素將逐漸顯現,一定程度上面臨“天花板”和諸多挑戰。一方面,制度創新難度在加大。創新難度小的“低垂果實”已被摘下,難度大的面臨授權不足、法律調整滯后、容錯和激勵機制缺失等問題;另一方面,制度創新系統的協同性、集成度不夠,碎片化和重復性顯現,企業獲得感不強,部分政府部門政策之間的“蜂窩煤”現象依然存在。

推進海南自貿港建設,在改革和創新舉措上,不能滿足于“擠牙膏”式單個創新舉措,要瞄準我國進一步擴大開放的堵點和痛點,在系統性創新、集成性創新上下功夫,出臺更多“一攬子”的制度創新。

海南80%土地、60%人口在農村

時代周報:對比新加坡、迪拜、香港等國際自貿港,海南自貿港的優勢在哪?

吳士存:海南自貿港首先是范圍廣大。海南自貿港建設覆蓋全島,面積達3.54萬平方公里。對比之下,新加坡、迪拜和香港的面積分別為719.1平方公里、3980平方公里、1106.34平方公里,海南自貿港的土地面積分別為以上三地的約49倍、9倍和32倍。此外,實施面積的廣大,使海南自貿港還承載探索城鄉協調發展、生態和經濟效益兼顧的重任,廣大農村也被納入到自貿港建設的范圍,這是其他國際自貿港無法比擬的。

其次是特色明顯。海南自貿港是具有中國特色的自貿港,從法律安排來看,新加坡、迪拜和香港都屬于英美法系,而海南自貿港建設是社會主義中國在探索更高層次、更大規模開放的最鮮明特征。

時代周報:對比其他國際自貿港,海南自貿港的短板在什么地方?

吳士存:首先是發展基礎比較薄弱。30多年來,海南全省地區生產總值盡管增長了約63倍,但在全國GDP所占比例僅從1988年的0.47%增長至2019年的0.53%。從人均來看,2019年,全國人均GDP1.03萬美元,海南僅為全國的77.3%。與東部發達省份相比差距明顯,和香港、新加坡相比,差距更大。

其次是產業結構不甚合理,新舊動能轉換尚未完成。2019年,海南三大產業結構比例為20.3﹕20.7﹕59,第一產業比重偏高,第二產業比重偏低,經濟結構轉型升級挑戰較為明顯。以往,海南憑借得天獨厚的自然優勢,成為發展房地產的熱土。此后全省出臺一系列調控政策措施,房地產業投資逐步回歸理性,但同時帶來固定資產投資大幅下滑,經濟發展的舊動能失去后,新動能短時間內難以形成。

目前海南的第三產業主要為傳統服務業,現代服務業占比較低,服務業領域產業層次偏低,金融、保險、法律、會計、租賃等服務業發展較為緩慢。香港地區和新加坡的現代服務業相對則比較發達。從香港地區、新加坡與海南的支柱性產業中就可以看出,海南的產業結構還有較大的調整空間。

再次是流量不足。流量是指在一定規定時間內通過某地的人流量、貨物流量、資金流量、信息流量的總和,反映一個地區的開放度、經濟繁榮度和對外交往的活躍度。目前來看,海南流量不足的問題比較突出。特別是從打造我國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開放門戶來看,海南吸引流量的能力有待提升。海口、三亞等綜合交通樞紐的硬件基礎設施水平尚待更新,全球主要客源地的國際航線有待加密。

最后,海南自貿港建設還要兼顧廣大農村地區,這是其他國際自貿港沒有的問題。海南80%的土地、60%以上的戶籍人口在農村,產業結構中第一產業占20%以上。而新加坡、香港、迪拜等地均為發達的“城市型”自貿港,不存在農村地區發展的問題。

盡早啟動瓊州海峽跨海隧道建設

時代周報:無論從科技、人才、營商環境還是市場體量等方面看,海南本身對國際投資者的吸引力是有限的。海南應如何逐漸彌補劣勢?

吳士存:海南唯有“以非常之舉做非常之事”才能彌補劣勢。

當務之急,是盡早啟動瓊州海峽跨海海底隧道建設。通過該通道,將粵西、北部灣和海南打造成為“環北部灣―瓊州海峽經濟帶”。《總體方案》明確提出,海南自貿港建設要推動建設西部陸海新通道,國際航運樞紐和航空樞紐,加快構建現代綜合交通運輸體系。

對海南來講,瓊州海峽是構建對外交通運輸體系的“卡脖子”問題。建設瓊州海峽跨海隧道,不僅可以使海南接入全國高鐵網和國家綜合運輸大通道,實現內地與我國第二大島的陸路連接,徹底結束海南“孤島交通”的局面,還可通過該通道連接北部灣和粵西地區,將瓊州海峽經濟帶打造成為我國新的經濟增長極,形成與粵港澳大灣區的聯動發展態勢。

更為根本的是,瓊州海峽跨海通道能夠從根本上打破海南與國內腹地人流、物流的“咽喉瓶頸”。

海南自貿港建設目前缺乏的是人才和高新技術。建成跨海通道后,高鐵將拉近海南自貿港與廣州、深圳等大灣區城市的時空距離,以250km的時速看,海南兩小時左右就可到達廣州、深圳。海南自貿港可充分利用大灣區的人才、科技等資源,實現海南自貿港與大灣區的乘數效應發展。

時代周報:國家發改委副主任林念修在6月8日的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具體解釋“貿易自由便利”時指出,海南自貿港要實行以“零關稅”為基本特征的自由化便利化制度安排。這對海南意味著什么?

吳士存:海南自貿港要利用“原產地規則”,成為連接國外優質企業與國內市場的橋梁。

所謂“原產地規則”,就是對鼓勵類產業企業生產的不含進口料件或者含進口料件、在海南自貿港加工增值超過30%(含)的貨物,經“二線”進入內地,免征進口關稅,照章征收進口環節增值稅、消費稅。

這條政策的意義在于,假如一個公司生產所需要的所有零部件全部進口,在往常,在保稅區內組裝后再銷往區外要補繳關稅,現在只需要讓加工增值超過3成,這個關稅就免掉了—要實現這3成或以上的增值,完全可以利用海南的廣大土地資源優勢設立企業,以雇傭當地工人進行組裝或者貼牌“海南制造”的方式實現。這將使大量的國外企業進駐海南,以海南為跳板,進軍中國內地市場。

此外,海南自貿港還要利用關稅優勢,打造輻射全國的跨境電商物流分撥基地。以往在保稅區,跨境電商的商品退還、維修是一個難題,因為倉庫太小,放不了這么多貨。如果海南實施全島零關稅,將可能形成一個巨大的物流保稅倉庫。《總體方案》明確提出“貨物在海南自貿港內不設存儲期限”,這使海南打造服務全國的倉儲物流業基地成為可能。無論是跨境電商進口還是出口,都可以把貨存在海南。

稅收優惠極具競爭力

時代周報:在企業所得稅方面,《總體方案》明確,2025年以前,對注冊在海南自貿港并實質性運營的鼓勵類產業企業,減按15%征收企業所得稅。2035年以前,對注冊在海南自貿港并實質性運營的企業(負面清單行業除外),減按15%征收企業所得稅。這一稅率有無實質吸引力?

吳士存:實施所得稅優惠是各地自貿港都會采取的一項普遍做法,《總體方案》公布的稅率優惠安排具有極強的全球競爭力。

海南15%的企業所得稅稅率,不僅低于國內25%的水平,也低于全球多數自貿港的征稅稅率。目前,香港企業所得稅實行兩級累進稅率,200萬元以下利潤的適用8.25%低稅率,200萬元以上利潤的適用16.5%稅率;新加坡對企業征收17%的企業所得稅;迪拜企業所得稅只針對外資銀行和石油企業,其他不予征收;英國倫敦自貿港企業所得稅稅率為19%;美國紐約自貿港企業所得稅稅率為21%。

橫向比較,海南的稅率優惠安排在全球多數自貿港中處于最優惠的領先水平,這勢必將帶來大量企業與人才的集聚,海南極可能成為跨國公司總部的集聚地。

此外,《總體方案》也提到,對在海南自貿港設立的旅游業、現代服務業、高新技術產業企業,其2025年前新增境外直接投資取得的所得,免征企業所得稅。

換言之,原來企業出海投資利潤返回國內,要看投資對象國與中國是否簽有避免雙重征稅的協定,如果有則只需補交差額,如沒有,則需全額繳納25%的中國企業所得稅。現在,海南免除三大主導產業企業的新增境外直接投資所得稅,這對企業而言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時代周報:6月3日,11個海南自由貿易港重點園區同時舉行掛牌儀式。重點園區在海南自貿港建設中起什么作用?

吳士存:11個重點園區是建設海南自貿港的抓手,是2025年之前海南自貿港早期政策實施的主要承接地和先行先試的平臺。

2019年,海南省重點園區貢獻稅收為420.49億元,同比增長14.12%,占全省稅收收入的33.38%。這意味著,重點園區以不到全省1%的土地面積,貢獻了全省逾三成稅收總額。按《總體方案》要求,海南應在園區內抓緊落實自貿港政策的早期安排,進行壓力測試,讓園區成為承接自貿港政策建設早期收獲的先導和重要陣地,從而快速提升產業的集聚度,夯實旅游業、現代服務業和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基礎。

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把這11個重點園區建設好了,各項工作的落實也就有了抓手,海南自貿港的起步將更穩健有力。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掃碼分享
ag飞禽走兽有赢钱的吗 一定牛福建11选5 股票投资趋势分析 安徽快3预测 北京11选5综合走势图 幸运飞艇2期计划软件 股票资产配置 快乐双彩 北京pk10定位胆技巧 股市分析软件 四川快乐十二电脑版 云南省十一选五五开奖结果真牛 甘肃11选5走势 湖北快3今天的开奖结果 今日股市行情大盘走势 福彩22选5开奖走势图 吉林快三和走势图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