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熱評 | 交通銀行總部虧2億太罕見,不良率冠絕六大行

孫一鳴
2020-06-17 14:10:36

時代商學院研究員 孫一鳴

【事件概述】

有著百年歷史的交通銀行(601328.SH)如今窘態盡顯,業績增速下滑,兩大分部發生巨虧,不良貸款率高居六大行之首,凈息差則在六大行中墊底。

6月5日,交通銀行公告披露,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以下簡稱“社保基金”)將在六個月內減持不超過該行7.43億股A股股份。

去年以來,交通銀行高管多次發生變動。5月29日,交通銀行公告披露,董事會同意選舉劉珺為該行執行董事、副董事長,并聘任劉珺為該行行長。這也意味著,行長職位空缺半年之后,交通銀行終于迎來新行長。

需注意的是,2019年,交通銀行的東北和總部地區均處于虧損狀態,合計虧損17.56億元,歷史罕見。其中,交通銀行總部地區首次發生虧損,利潤總額由2018年的83.62億元大幅下滑至2019年的-2.28億元,在國有六大行中十分罕見。

此外,一季度,交通銀行營業收入和歸母凈利潤同比增速均大幅下滑,不良貸款余額和占比雙雙上升,凈息差也在六大行中墊底。

6月2日,時代商學院就上述問題向交通銀行發函詢問,但截至本報告發布未獲回復。

新行長劉珺將如何破解交通銀行經營困局,會否對該行進行大刀闊斧式改革?市場對此高度關注。

【分析解讀】

一、屢屢違規被罰,人事變動頻繁


6月5日,交通銀行公告披露,社保基金將在公告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六個月內,通過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不超過該行7.43億股A股股份,減持市值約38億元。

這是社保基金繼2019年之后重啟減持交行股份計劃。2019年4月,交通銀行公告稱,該行收到社保基金的減持通知。不過,這一減持計劃在有效期內并未實施,社保基金只是將所持的7.43億股交通銀行A股劃轉至減持專戶,除此之外并無其他動作。

自今年年初以來,交通銀行及相關管理責任人已吃19張罰單。而2018年和2019年,交通銀行及相關管理責任人的被罰次數分別為63、44次。

換言之,兩年半時間,交通銀行及相關管理責任人因違法違規行為遭監管公開處罰高達126次,其內控不足之嚴重令人咋舌。

交通銀行頻頻違規的背后,其董監高發生過多次人事變動。

2019年,交通銀行原監事長宋曙光、原董事長彭純均因工作調動原因分別于1月、4月離任;6月原副董事長王冬勝因換屆退任;8月,原副行長、首席財務官吳偉因工作調動原因離任;12月13日,該行董事會選舉任德奇擔任董事長,任德奇辭去該行行長職務。此外,該行多位董事和監事也因任期屆滿或個人原因先后離任。

今年3月,農業銀行(601288.SH)董事會秘書周萬阜調任交通銀行副行長;4月,侯維棟因年齡原因辭去交通銀行副行長等職務;5月29日,交通銀行公告披露,董事會同意選舉劉珺為該行執行董事、副董事長,并聘任劉珺為該行行長。劉珺此前為中投公司副總經理、首席風險官。這也意味著,行長職位空缺半年之后,交通銀行終于迎來新行長。

二、凈息差“吊車尾”,東北分部兩年虧損54.37億

一季報顯示,截至3月31日,交通銀行實現營業收入650億元,同比增長4.67%,增速較2019年同期(26.48%)下降了21.81個百分點;歸母凈利潤215億元,同比增長1.8%,增速較2019年同期(4.88%)下降了3.08個百分點。

其中,一季度交通銀行凈利息收入同比增速為5.39%,較2019年同期(19.32%)大降13.93個百分點;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同比增速為4.48%,較20 19年同期(11.18%)降低6.7個百分點;投資收益同比增速為1.08%,較2019同期(43.36%)降低42.28個百分點。三大業務收入增速均呈大幅衰減態勢。

需注意的是,一季度交通銀行歸母凈利潤同比增速在六大行中排名墊底。數據顯示,一季度,郵儲銀行(601658.SH)、建設銀行(601939.SH)、農業銀行、中國銀行(601988.SH)、工商銀行(601398.SH)的歸母凈利潤同比增速分別為8.5%、5.12%、4.79%、3.17%、3.04%。由此可見,交通銀行的歸母凈利潤同比增速不僅在六大行中墊底,且僅為郵儲銀行的1/5左右。


凈息差方面,交通銀行在六大行中也處于“吊車尾”狀態。截至3月31日,農業銀行、郵儲銀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中國銀行、交通銀行的凈息差分別為2.5%、2.46%、2.2%、2.19%、1.8%、1.55%。


此外,交通銀行設有華北、東北、華東、華中及華南、西部、總部、海外七大分部。但讓人感到意外的是,2019年,交通銀行東北及總部地區均處于虧損狀態。

年報顯示,2018—2019年,該行東北分部的利潤總額分別為-39.09億元、-15.28億元,連續兩年巨虧。而2017年,該分部還處于盈利狀態,當年利潤總額為24.57億元。

東北分部的經營狀態為何下跌得如此突兀?2018年和2019年合計虧損54.37億元,抵得上一個中小銀行幾年甚至十幾年的利潤總額。

無獨有偶,2019年,交通銀行的總部地區首次發生虧損,當年利潤總額為-2.28億元,而2018年,該地區利潤總額為83.62億元,兩者相差了85.9億元。

要知道,交通銀行的總部位于上海市,上海是中國的經濟和金融中心,其GDP總量常年排在全國城市首位 。截至2019年底,交通銀行總部的資產總額為4.03萬億元,占該行總資產的比重高達40.67%,總部地區的資產總量接近半個交通銀行。然而,2019年其總部地區由盈轉虧,短短一年時間利潤總額下滑超85億,令人咋舌。

兩大分部地區出現大虧損,有著百年歷史的交通銀行究竟有何隱情?這牽動了眾人的神經,引發市場高度關注。

6月2日,時代商學院就此向交通銀行發函詢問,但截至本報告發布,仍未獲對方回應。

三、不良率居六大行之首,不良貸款大增

禍不單行的是,今年一季度,交通銀行不良貸款余額和占比雙雙上升,資產質量承壓明顯。

一季報顯示,截至3月31日,交通銀行的不良貸款余額為884.55億元,較2019年末增加104.12億元,增幅為13.34%;不良貸款率為1.59%,較2019年末上升0.12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154.19%,較2019年末下降17.58個百分點。

需注意的是,一季度末,交通銀行的不良貸款率為六大行中最高。

一季度末,郵儲銀行、中國銀行、農業銀行、建設銀行、工商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分別為0.86%、1.39%、1.4%、1.42%、1.43%,交通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幾乎為郵儲銀行的2倍。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交通銀行東北分部和總部的不良貸款余額和不良率雙雙大增。

截至2019年底,交通銀行東北分部的不良貸款余額為138.26億元,同比增長59.51%,是華北分部不良貸款余額的2.51倍。需注意的是,2019年,華北分部在該行的貸款占比為13%,東北分部的貸款占比僅4.01%;東北分部不良貸款率為6.5%,較2018年末上升2.29個百分點,高居該行七大分部之首。

同期,交通銀行總部的不良貸款余額為111.33億元,同比增長44.94%;不良貸款率為2.06%,較2018年末上升0.64個百分點,不良貸款率僅次于該行東北分部。

此外,六大行之中,交通銀行信用卡占貸款總額比重較高,一季度其信用卡業務新增不良額52億元,對其整體資產質量的沖擊相對較大。

時代商學院認為,受宏觀經濟增速放緩、區域金融體系風險上升、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響,交通銀行的信貸資產質量仍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這為其信用風險管理帶來一定的挑戰。

【嚴正聲明】本文(報告)基于已公開的資料信息撰寫,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見均不構成對任何人的投資建議。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未經時代商學院授權,任何媒體、網站及其他平臺不得引用、復制、轉載、摘編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內容。獲得授權轉載,仍須注明出處。(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掃碼分享
ag飞禽走兽有赢钱的吗 海南4+1玩法介绍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记录 江苏11选5投注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真准网 网上游戏棋牌 2011年3月上证指数 上证指数意味着什么 内蒙古快3时时彩 在线股票开户问卓信宝配资 广东快乐10分人工计划 北京快乐8奇偶规则 河北20选5免费预测 广西快三规律技巧 股票配资平台1选一直牛 吉林11选五规则 辽宁福彩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