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萬億!中央加碼輸血地方 川豫最受惠

謝中秀
2020-06-23 02:50:06
從絕對值來看,今年獲得最多中央轉移支付預算數的,依舊是四川和河南。兩省今年獲得中央轉移支付均超4000億元,其中四川獲得4688.08億元,河南獲得4228.87億元。

地方財政吃緊,中央財政加大支持力度。

6月17日,財政部公布2020年中央對地方一般公共預算轉移支付工作部署,時代周報記者留意到,2020年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預算數為83915億元,比2019年執行數增加9499.9億元,增長12.8%。

財政部部長劉昆早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就已表示:“在今年的一般預算安排上,中央財政對地方的轉移支付增了12.8%,這在近年來是最高的。”

一般公共預算轉移支付包括一般性轉移支付、專項轉移支付和特殊轉移支付三大類。時代周報記者梳理發現,31個省份和5個計劃單列市中,25個省份和5個計劃單列市的中央轉移支付數較2019年預算數有所上升,其中廈門市上升幅度最高,達631.2%,最受關注的湖北則小幅增長8.1%。

并非所有省份都會獲得中央財政加碼的轉移支付。北京、天津、江蘇、廣東、浙江、上海6省市的中央轉移支付預算數,均較2019年有所減少。

從絕對值來看,今年獲得最多中央轉移支付預算數的,依舊是四川和河南。兩省今年獲得中央轉移支付均超4000億元,其中四川獲得4688.08億元,河南獲得4228.87億元。


“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主要考慮中央與地方的財權、事權、財力的匹配程度,以及地方財力是否能夠提供有效的公共產品。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同時地方又難以深挖潛力以實現收支平衡,也不具備充足的償債能力,最終就只能通過增加中央對地方的轉移支付來解決問題。”6月21日,中山大學嶺南學院經濟學系教授林江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說。

四川、河南共獲8000億

四川、河南一直是中央轉移支付的重點對象。時代周報記者梳理2015?2020年數據發現,兩省一直占據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預算數額度的前兩位。

四川、河南是人口大省,需要提供的公共服務量大,同時整體欠發達,農業人口占比重、城鎮化率和人均GDP水平不高,財力不足,這些成為兩省需要中央財政大力支持的主要原因。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截至2018年底,我國常住人口最多的5個省份是廣東、山東、河南、四川、江蘇。其中,廣東、江蘇城鎮人口占比接近或超過70%,山東也達61%。相比之下,河南、四川的城鎮人口占比僅達50%。這意味著,河南9605萬和四川8341萬常住人口中,有近5000萬人還是農村人口。

同時,雖然河南和四川在2019年的GDP總量分別達到了54259.2億元和46615.82億元,在全國31個省份中分列第五和第六位,但人均GDP僅分別為56388元(河南)、55774元(四川),屬全國中后水平,位于第17位和第18位。

值得注意的是,四川、河南、云南、湖南、湖北等地獲得的中央轉移支付額度較高。

以2019年各地財政收支情況為例,中央轉移支付對四川、河南、湖南、云南、湖北5地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貢獻占比在42%―56%之間,屬于正常水平。

31省份中,中央轉移支付對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支出貢獻占比相對靠前的,是西藏、青海、甘肅等西部省份。以西藏為例,2019年西藏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總量2496.7億元,其中地方收入221.9億元,中央補助收入1901.2億元;一般公共預算支出2180.5億元。簡單計算,中央補助收入對西藏支出的貢獻達87%。

“西藏、青海、甘肅等西部省份的財力普遍比較薄弱,也一直缺少通過盤活國有資產等方式獲得非稅收入的能力,加上其償債能力較弱,靠舉債來增加地方收入的方式并不可持續,因此對中央財政的依賴度較高。”林江分析。

預算加碼背后

根據財政部公布的《2020年中央對地方一般公共預算轉移支付分地區情況匯總表》,2020年,中央對廈門市一般公共預算轉移支付預算數為106.61億元,較2019年的16.89億元,翻漲逾6倍。

除了廈門,寧波、大連、青島三個計劃單列市,也獲得了中央財政的加碼支持。其中,寧波市2020年中央轉移支付預算數為63.8億元,是2019年預算數的2.1倍,大連和青島則分別增長了70%和67%。

“這不一定說明這幾個計劃單列市的財政收支出現了問題。”林江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認為,“對計劃單列市增加中央轉移支付也有可能是基于:這些城市在獲得中央額外的轉移支付之后,能夠在人力資源、對外開放、自貿區試驗等領域為全國做出更大的貢獻。”

6月22日,廈門市財政局相關人士則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的預算數是中央通盤考慮然后決定的,跟最終的執行情況會有差異。比如2019年,中央對廈門的轉移支付預算數為16.89億元,但實際執行數為99.33億元。其次,一般來說,預算應該會逐年增加。既然2019年廈門的實際執行數已達99.33億元,那么2020年的預算數增至106.61億元也是合理的。”

時代周報記者查閱財政部數據發現,2015年,中央對廈門市轉移支付預算數為31.08億元,此后三年保持逐年上升態勢,2018年,廈門的中央轉移制度預算數達到65.19億元。但到2019年,這一數據陡降至16.89億元。2020年,又提高至106.61億元。

“廈門不需要向中央多要錢。以2019年為例,2019年廈門全市一般公共預算總收入 1328.5億元,其中上劃中央收入就有560.2 億元,屬于補貼其他地方的區域。今年全國范圍受疫情影響,中央以增加赤字率和特別國債兩個‘1萬億’的方式,加大了對地方的轉移支付力度,廈門的預算數有所增加在情理之中。”上述相關人士強調,“廈門的例子不具有典型性。”

湖北小幅增長8.1%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省是湖北。

根據財政部官網公布數據,2020年,中央對湖北省轉移支付預算數為3158.22億元,較2019年預算數小幅增長8.1%。

6月22日,上海財經大學教授范子英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分析認為:“中央轉移支付的出發點是平衡。當前,湖北經濟的確受到比較大的沖擊,但預計影響主要集中在一季度。多數觀點認為,后期隨著湖北省社會生活的恢復以及企業復工復產,其財政收入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復。此外,中央財政的支持也需要在一定規則范圍內,基于這樣的考慮,沒有大幅增加中央財政支援的幅度。”

但在今年全國兩會上,劉昆在“部長通道”上接受采訪時明確表示:“中央財政還專門安排了對湖北的支持。”這一“專門支持”體現在哪些地方?

對此,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院長、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賈康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看中央財政對湖北的支持,要具體看支持的結構。“疫情期間,中央對湖北已經實施了很多特例的安排。此外,全國支持湖北的財政力度也很大,另外還有發行地方債的支持,這些都沒有反映在這一次的中央轉移支付預算數里。”賈康認為。

“中央財政給湖北的錢,不只是這3000多億元。”湖北省政協常委、湖北省統計局副局長葉青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直言。

公開資料顯示,在中央轉移支付之外,中央財政已多次支援湖北。

在疫情防控方面,財政部副部長許宏才在3月5日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中央下撥給湖北的防控經費已達62億元。

同時,從3月開始,財政部還和湖北建立了國庫庫款的“周調度機制”:中央財政會根據湖北省財政收支狀況、庫款運行、債務發行和兌付等情況,及時以周為時間單位調度資金,保證湖北省庫款資金周轉的需要。3月第一周,中央就向湖北省提前撥付350億元。

6月10日,湖北省財政廳廳長龍正才在接受采訪時曾介紹,為了支持湖北,中央財政已經在防控補助、庫款調度、稅費減免、貸款貼息等多個方面給予湖北特殊傾斜,幫助湖北渡過難關。整體來看,目前結合中央財政“給”的和湖北自己“找”的(資金),今年湖北財政的“三保”(保基層運轉、保基本民生、保工資)不會出現大的問題,能夠平穩運行。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掃碼分享
ag飞禽走兽有赢钱的吗 云南十一选五技巧 赛车pk10开奖数据 快乐十分选号法 江西快3官方下载 产业基金配资是真的吗 内蒙快3开奖结果查询 分分彩怎么预测开单双 怎样炒股入门知识 重庆欢乐生肖app下载 北京pk拾赛车计划分析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彩经网 股票配资交易系统软件开发 中原福彩22选5走势图 体彩排列七开奖号码 pk10冠军大小单双口诀